来源:金融界

摩根士丹利首席跨资产策略师Andrew Sheets认为,尽管美联储的货币紧缩才刚刚起步,但美债市场最严重的一轮抛售可能已结束。

摩根士丹利近期了结了7月以来低配债券的交易策略,在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年末目标2.6%后,该公司对债券的立场转为中性。

Sheets估计,在今年前三个月美国国债创下纪录最大跌幅后,债券市场已经消化了美联储未来加息的大部分影响。这使得债市估值变得更具吸引力,随着消费者逐步适应金融环境收紧,摩根士丹利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的乐观情绪减弱。

“我们认为债券收益率可以在当前水平附近持稳,” Sheets在接受采访时说。 “现在的价格很重要。我认为美联储会保持鹰派立场,继续上调利率,但长期债券收益率不会太大幅上升。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今年上涨了近1.5个百分点,市场预计美联储将采取积极行动来压制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该收益率周一自2018年以来首次突破3%, 周二维持在2.92%左右。

即便如此,一些分析师仍认为债市可能继续面临压力。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在其5月份的资产配置报告中说该行青睐投资股票,预计随着央行开始缩表,债券仍然面临“高通胀,强劲经济增长和政府债券供应增加带来的阻力。”

美联储预计周三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0.5百分点 ,这将是200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加息。预计官员们还将推进每月至多950亿美元的缩表行动,并暗示今年余下时间会有更多加息。

但Sheets表示,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里的债券持有量并不一定意味着收益率会上升。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决策者往往会在收益率处于低位的经济压力时期采取这种债券购买方式。随着政策缓解压力,收益率将走高。量化紧缩发生在经济增长更强劲,货币政策需收紧的情况下,这可能导致增长放缓,进而令收益率下降。

Sheets说:“过去10年有一个悖论,有限的历史表明, 量化宽松不一定意味着利好债券,而量化紧缩也并不意味着利空债券。”

掉期市场目前定价显示,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将在2023年8月达到3.4%左右的峰值。Sheets认为,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即美联储在保持令市场吃惊的紧缩步伐的同时能否不对经济造成伤害。

“这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快的速度。而令市场意外的是美联储实际要做的比这个更多,也许经济不一定有那么好的承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