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战役我军于敌重兵战线中央,割裂并围歼了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其实战役之初华野的打击目标是第7军,而且作战命令都已经下达了,但粟裕却将打击目标改为了张灵甫,因为他的爱将、十纵司令员谢祥军,就是被整编第74师的狙击手击中而牺牲。

1947年3月下旬,国民党开始了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在这次重点进攻之中,国民党先后投入山东战场的兵力达到了24个整编师、60个旅,总兵力高达45万人,并以其最精锐的主力整编第74师、第5军、整编第11师为骨干,编成三个机动兵团来担任主要的突击任务。

在如愿攻占了鲁南解放区之后,国民党的三个兵团又分别从临沂、泰安、泗水等地区,向鲁中解放区发起了全线进攻,目的是寻找华野主力决战并聚而歼之。为了避免在以往进攻时被我军的分割歼灭,这次国民党的三个兵团采取了”密集靠拢、加强维系、稳扎稳打,逐步推进” 的作战部署。

当时华野在山东有9个步兵纵队和一个特种兵纵队,总兵力为27万人。

27万对国民党军45万,无论兵力还是装备,华野都是处于劣势,因此也就不可能像淮海战役那样全歼国民党的重兵集团,于是华野首长继续采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术。

然而此次国民党采用了大军密集、多路稳进的部署,所以从3月下旬至5月上旬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华东野战军虽然几次出击诱敌,但均未创造出歼敌良机。

至4月6日,国民党的飞机对驻坦埠附近的华东野战军指挥部进行了轰炸,随后又发起了全面进攻。

此时战场上的形势对华野极为不利,为了创造出歼敌良机,华野再次主动出击,于23日攻击泰安、宁阳等地,均未能实现围点打援之目的,当回师东进准备打击敌整编第11师时,又因整编第74师、第5军等敌的迅速靠拢而落空。

鉴于山东战场上敌强我弱的态势,虽然只能以机动灵活的运动战去调动、分散敌军,但能够创造出的歼敌良机可能性太小了,为此,华野首长制定了两个应对方案:

一、如敌放胆前进,即适时集中主力,择其一路歼灭之;

二、如敌仍密集靠拢,龟缩不前,我军则再后退一步,以攻取潍县为饵,诱歼援敌。

同时,华野首长还考虑了准备派出3个纵队,南下出击鲁南、苏北地区,目的是进一步调动敌军,制造战机。

5月10日,国民党第一兵团之第7军进占了苗家区、界湖一带,并有继续进攻沂水之迹象。鉴于该敌位于第一兵团之最右翼,其位置恰好利于我军的分割围歼,华野首长立即出动了3个纵队的兵力,准备将其予以围歼。

然而就在作战命令下达之后,粟裕却认为第7军并不是理想的打击目标,于是他一面进行作战的准备,一面寻找更理想的打击目标,就在此时,理想的打击目标终于出现了。

由于华野的一退再退,这就让蒋介石产生了错觉,使他误认为我军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于是命令各部跟踪追剿,以早日实现于鲁中地区与华野主力决战之目的。

有了上峰兼程追击的命令,三个兵团便放胆向博山、沂水一线展开攻击,而右翼的第1兵团更是改变了原定稳扎稳打之战法,不待第2、第3兵团的统一行动,即以整编第74师为骨干,在整编第25、第83师的配合之下,于5月11日自垛庄、桃墟地区疾进。

5月11日晚,华野首长连夜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并12 日晨重新下达了作战命令:以第一、第四、第六、第八、第九纵队割裂围歼整编第74师,以第二、第三、第七、第十纵队负责阻援,战役于13日黄昏发起。

自5月11日至13日,整编第74师在整编第83、第25师的掩护之下,已经自垛庄北进至黄鹿寨、旧寨、野猪旺一带。

5月13日晚,华野一纵、八纵以一部兵力在正面实施阻击,主力从整编第74师的两翼向纵深楔进,其中一纵的主力割断了整编第74师与整编第25师的联系,八纵的主力割断了整编第74师与整编第83师的联系。同时,四纵、九纵从正面发起了攻击,挡住了整编第74师的去路。

张灵甫也预感到了已经陷入被围歼之险境,便于5月14日10时指挥整编第74师向盂良崮、垛庄方向撤退。但此时六纵早已由铜石地区急速北上攻下了垛庄,截断了整编第74师的退路,并在孟良崮地区形成了对整编第74师的四面包围。

至此,整编第74师已经被我军从其重兵集团之中割裂出来,只能困守孟良崮。

整编第74师作为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其战斗力之强悍是有目共睹,而孟良崮战役的结果更是举世皆知,它创造了我军在敌重兵集团密集并进的情况下,成功地将整编第74师从其战线中央割裂出并歼灭,皆因该师与华野的渊源太深了。

1946年10月,也就是解放战争的第一年,整编第74师作为国民党进攻华东解放区的主力部队,在占领淮阴、淮安之后,于10月19日兵分三路向涟水进攻。10月22日傍晚,整编第74师之第51旅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强渡涟水县城南的淤黄河,直逼涟水城下,并几度攻入涟水城内。

当时负责坚守涟水是华野第十纵队,面对整编第74师的猛攻,十纵虽然在华野第六师和淮南军区第五旅的协助下,最终击退了整编第74师的进攻。然而在历时十四天的涟水保卫战之中,华中野战军伤亡了6000多人,十纵司令员谢祥军壮烈牺牲。

谢祥军:湖北大悟人,1946年10月25日在涟水保卫战中壮烈牺牲,年仅32岁。

谢祥军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曾任红四方面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参加过川陕苏区的反围剿和长征,为红四方面军著名的勇将。

抗日战争爆发后,谢祥军任新四军军部特务团团长,在一次日伪军的大”扫荡”中,抗大五分校的女生队学员不幸被日伪军俘获,谢祥军闻讯后亲率警卫连出击,最后一个不少地把所有女生从敌人手中抢了回来。

在解放战争之中,谢祥军先后任华中军区第五、第九军分区司令员、华野第十纵队司令员。十纵是由华中军区第五军分区以及一些地方起义部队合编而成的,部队的装备极差,并且缺乏恶战大战的经验,于是便委任红四方面军著名的勇将谢祥军出任该纵队司令员。

此后十纵随粟大将七战七捷,而谢祥军也成为了粟裕之爱将。1946年10月19日,整编第74师兵分三路进攻涟水,谢祥军在指挥所外面察看对面的敌情时,不幸被整编第74师的一名狙击手击中,牺牲时年仅32岁。

孟良崮战役堪称是“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但作为指挥这场战役的决策人粟大将,当时却面临着艰难选择。为了解救被困于孟良崮的整编第74师,蒋介石已经调动了10个整编师来援,远的距盂良崮仅有一至两天路程,而最近的只有十几公里。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不能迅速解决整编第74师,华东野战军将陷入腹背受敌、全军覆没之绝境。然而粟大将仍然命令各主攻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地歼灭了整编第74师,不但破解了国民党军队对山东的重点进攻,同时也告慰了谢祥军司令员。